第二十四章旧爱难续(5)

小说:我是怎样“诱骗”漂亮女孩的作者:冷眼看客更新时间:2019-05-19 20:49字数:200245

  "哈--哈--哈--你还是你吗?"陈芳猛地抓住我的胳膊,仰着脸说:"难道你心中的爱还不能战胜横在你我之间的障碍?你到底爱我有多少?有多深?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愿意抛开一切奋不顾身来带我走,让我远离他?你为什么不来逼迫我离婚,和你去过你要的生活?我告诉你,我根本没有和沈文凯举行婚礼,我和沈文凯在我母亲去世后就协议离婚了。如果你那时稍微留意一点的话你就该看到我在你走之前几乎二十四小时陪在你身边,在等你原谅我,让我解释一切给你听。可你,你那时怎么会一点都没意识到我的存在,怎么会丝毫不让我有机会告诉你我想跟你走,无论天涯海角呢?"

"是吗?有这样的事吗?"我冷冷地看着她,"我真是没一点印象!"

"好吧,如果你对那时没有印象,那么你总该对我们的旅行有印象吧!你还记得我们那次旅行吗?你还记得我在你浴室的门前问你的话吗?我那时并没有问完所有的问题,有一个问题我当时没有问,你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

"我想问你是否愿意娶我。"

我冷冷地看着她,沉默了片刻然后说:"也许你说的都是真话,但现在又有什么用呢?"

"当然有用!我想要让你明白我现在唯一真正爱的是你,我想和你生活在一起。"

"没有用了!傻丫头。"我冷冷地说,"时间已经让我们所有的梦都随风而逝了。老实说,在我今天见到你之前我还认为我对你有一点感觉,但我发现我没有了,我心如止水,我们的爱、我们的恨,还有我们追求的梦想都一去不复返了。"

"不!我们的爱仍然还在,我们仍然彼此相爱。老天爷给我们开了个天大的玩笑,现在终于要偿还我们所付出的一切了。"

"爱对你可能还存在,但对我已经消失在茫茫漆黑的记忆深处了。你现在对我来说只是我的回忆、我的过去、我逝去的梦想,因为现在的我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我了。你知道这样一句名言吗?一个人不可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里。就你我的爱情来说,我们心中过去的那条河已经不存在了,所以我们现在只能展望未来,而不是重温过去。"

"可我们心中的河并不是不存在呀!你难道能说不再爱我了吗?"陈芳一边说一边激动地扑进我的怀里把我紧紧抱住,爬在我肩上哭泣。

我对她的动情毫无感觉,依然冷冷地说:"你说对了!我现在已经不爱你了。"

"这不可能!你不可能这么快就把心中的爱统统忘掉。"

"忘掉爱是不能用时间来衡量的,就像爱一个人不能用时间衡量的一样。我现在才知道在师母离开人世的时候,我对你的爱就死亡了,我才明白我离开你的时候为什么那么坚决,那是因为我对你已经没有丝毫留恋了,我对你的爱情火焰已经熄灭了。"

"你在说气话,我知道你在说气话,你是想惩罚我当年对你的冷酷。我明白,我不会介意你现在说的这些伤人话。还记得吗?在船上,在那个暴风雨的夜晚我们曾相拥同眠,你抱着我,我抱着你,我从你那里感受到温暖、安全、柔情和爱,你也应当同样感受到了我对你的柔情、温暖和爱,你难道能忘了吗?"

"我忘了!如果说没有忘得话,我只记得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仅仅因为你病了,你需要找一个强壮温暖的躯体来让你战胜寒冷和恐惧。在我印象中那一夜我并没有拥抱你,也没有睡着,我没有像你说的那样感受到什么柔情、温暖和爱,你的拥抱丝毫没有给我这些东西。倒是有一件事给我印象深刻,在我们看日出的时候,你说太阳也会有斑点,并不是完美无缺。这句话我一直铭记在心--"

"怎么会这样?我苦苦等了你三年。期盼有一天你能回到我身边,重新拥抱我,给我那晚的幸福,可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冷酷?你过去是那么期望和我生活在一起,可现在你却让我看不到你对我一丝的爱。海涛,你不能这样冷酷对我,你没有权利!想想母亲,你难道忘了母亲要求我们生活在一起的嘱咐了吗?难道你能辜负逝去的母亲对我们的期待吗?"她情绪激动,痛哭失声,。

"我们在母亲活的时候没有让她得到快乐,而她逝去后却去遵守她的嘱咐又有什么意义?我们现在对逝去的母亲去做这些没用的东西并不能使母亲得到任何快乐,就像我们现在不能给母亲任何痛苦或是烦恼一样,对一个逝去的人去恪守诺言只是欺骗活着的人负疚的灵魂而已。现实一些吧!傻丫头,生活是现实的,爱对你我来说曾经拥有过,这是我们生命中最光辉灿烂的事情,不要企求生活中所有的事物都是十全十美的,只要我们都认识到爱不仅仅是占有和得到,那么我们就应该满足了。不要哭泣了,傻丫头,快上楼去吧!现在已经很晚了。"我用手擦去她脸上的泪痕,然后试着把她推开。

"我爱你!我不能让你走。"陈芳双臂立刻紧紧攀住我的脖颈,好像我的离去会夺取她的性命似的。

"不要再说傻话了!傻丫头,振作起来,明天你还要面对生活的挑战呢!"说完我用力解开她紧扣的双臂,摇摇头,转身离开。

片刻,我听到陈芳在哭泣声中向我呼喊,"你逃不掉的!我会追你到天涯海角。我一定要得到你!我一定要!我发誓!"

尽管发誓吧!我心里说,也许你能够得到,也许不能,未来的事只有天知道,听天由命吧!

我的爱情故事就这样结束了。怎么说,结束会是另一个开始吗?我不知道。那一夜我一直踯躅街头,在暗淡的月光下徘徊思索。一切是否真如智者所言世上的万事万物都将随岁月流逝永不复存?我想了很久,但我解答不了这个问题。

假如爱情之河会随时间的流逝而改变颜色,假如绿色原野会在一次暴风吹过之后变成戈壁沙漠,假如海洋、冰原和高山会在智慧的眼中变得平淡,假如太阳、月亮和星辰在一次黑夜白昼之后永远地掩入世界的地平线。那么,那时,我们人类心灵的种子,那一颗包含痛苦、磨难和心酸的爱之清泉是否已不能涌出甘甜的泉水,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请在爱情的墓堆前插上块石碑,上面写上:这是一个曾经爱过的心灵,但它现在却寂静地蜷缩在上天给它的小盒子里沉睡。

爱,在此时,或者过了一千个世纪,它依然毫不褪色,鲜红欲滴。男人,或者女人,只要拥有爱这种梦幻,哪怕这梦幻在我们的心灵中仅仅闪过一个毫秒,那它依然是会光辉灿烂,是不是?朋友--(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