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路远(下)

小说:剑侠情缘之浮生若梦作者:淋漓雨寒更新时间:2019-05-19 21:30字数:719445

玉笛谁家,笑听梅落……

陆暮酒放下手中的弩箭,再拿起前方的玉箫,轻握在手中,玉箫之上,温润有余,却少了一股生机,显然是因为长久无人吹奏,才使得这一支精致小巧的玉箫黯然失色。

这一支玉箫不是陆暮酒所有之物,而是她师姐虞玉的随身之物,以往在明教之时,她最喜欢在月光下,静静聆听着师姐清响玉箫,对月当歌。

只不过这般花前月下之景,她已经有整整三年没有见到过了,对于虞玉师姐,陆暮酒的印象还停留在当初她送她离开光明顶时,虞玉把这一支玉箫郑重的放在她的手心,叮嘱她保管好这一支玉箫,待她归来时,再交还给她。

然而她在明教光明顶上等了整整三年,每当明月高悬之时,她都会带着这一支玉箫前往昔日虞玉最喜欢去的三生树旁,只不整整三年的时光,明月依旧,玉箫尚存,却再不见当初月下的人儿了……

有一次在三生树下,她与教主偶然相逢时,她望着倾泻一地的银白月光,轻声询问虞玉师姐的去向。

她只知道那些外出的师兄师姐们大部分都已经归来,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再也没有回来过,其中便有虞玉的存在,光明顶依旧屹立在大漠风沙之中,却是给人感觉仿佛少了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

教主陆危楼闻言却是怅然一笑,于月下负手而立,缓缓开口道,“她或许永远回不来了,茫茫江湖,她如今的去处,我也不知,不过你也可以去这江湖寻她踪迹,若有缘或许你们还有……再见之时。”

陆危楼的话中之意,陆暮酒又岂能听不出,其实最终的结果早已经了然于心,只不过不愿意让心中最后一丝执念都化作云烟而消散罢了。

三月的扬州,烟雨依旧,却终是不复当年,就如同漠北的明月孤烟一直都未曾改变,却再也找不到最初的感觉。

陆暮酒将玉箫放在酒杯之前,却是再饮一杯温酒,白皙的脸颊之上,已有点点红晕泛起,似醉非醉,她不擅饮酒,然而今日之酒,却不是为她自己而饮,纵醉梦江南,也需饮尽。

只是醉梦易,要想寻回往日的人儿,却是万难……

再次放下酒杯,陆暮酒眼角微醺,将目光看向了桌上最后一把折扇,却是忽然间欣然一笑,笑得迷离,笑的苦涩,每当看见这一把折扇之时,她都会忆起淑宁曾经执扇翩翩论江湖的风姿绰绰。

这一个活泼可爱的人儿,纵然身为女儿身,却拥有着不少才子也不及的文采,有她相伴的江湖,总是少不了诗词歌赋同行,而对于这扬州三月之景,她更是每年必来,与陆暮酒相约一起,在此间乘船游玩,偶尔兴致高涨之时,更会轻摇手中折扇,踏波成词,摇扇为诗。

每到此时,沿途两岸之上,都会不知有多少才子佳人对淑宁纷纷侧目,叹几分风华绝代,念几回才华倾城。

当日离去之时,她与她相约,待她归来,定要在这扬州城的酒楼内一醉方休梦千朝。

陆暮酒笑她,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却不想她终究食言了……

扬州城内春水环绕,柳絮纷飞,如此美景,若淑宁还在此间,不知又会做出什么惊人之事吧。

最后一杯酒饮下,却是已经由暖变为冰凉,凉透人心,冰过人情。

带着半醉半醒之意,陆暮酒将桌上的三个物品小心翼翼的收入行囊之中,看了看窗外细雨寥寥中漫起满城雨雾,轻轻一笑,没有惊动那已然入睡的小二,独自走到门前,撑开手中的油纸伞,再次走进烟雨之中。

半醉半醒间漫步扬州长街,这本是无比惬意之时,然而此刻陆暮酒却是没有丝毫的兴趣在意这些,几杯温酒暖不了她的心,春色细雨留不住她的情。

春风乍寒间,仿若一把无情的剪刀,刀刀直戳人心,一年又一年,陆暮酒已然走遍了数个城市,去到了他们曾经去往的地方,她希望能够在某个街角回眸一望之时,可以看见当年的人儿。

然而等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陆暮酒此刻倒是希望自己能够在这烟雨茫茫中迷失了方向,因为有人曾经说过,当你迷失的时候,便能回到过去了。

三年的岁月,江湖浩大,相识之人也是不少,却再无一人可以除去陆暮酒心中的寂寥,有时候她甚至想隐居深林,再不去过问红尘的喧嚣,然而每一次夜深梦回时,她都忘不了昔日他们相伴时的一举一笑。

带着这一份最后的骐骥,她走过了空旷的大漠,走过了美丽江南,走过了塞外寒北,走过了繁华的城市,走过了茫茫江湖,却始终没有寻到。

有人说是她太过沉溺,她却说无人能知。

她静静的看着一个身穿白色薄衫的女子,带着一个小小的行囊,一个人走过了他们曾经说好要一起去的每一个地方,看着她时而安静,时而活泼,时而欢笑,时而哭泣,但她都知道,那是她自己的回忆,仿若梦里。

人常说江湖路远,在她看来,路随远,却不及心念的遥远,心念所至,故梦长存。

左手轻轻伸出雨扇之外,任由冰凉的细雨滴碎在手心,微微酒意已然涌上心头,看长街雨雾皆是一片迷离,在这一片迷离之中,陆暮酒一如来时那样安静的向着前方走去,仿佛漫无目的,没有尽头。

“阿酒……”。

恍然间,身后又传来了一声遥远的呼唤,引得陆暮酒微微一愣,脚步缓缓停下的同时,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看来我是真的醉了啊,又出现幻觉了。”

然而即便是心中认定这是幻觉,她还是蓦然回首,旋转的油纸伞再次带起一幕雨帘,衣袂纷飞间,却是不经意间将一支舞蹈绽放于墨画之间。

回头遥望,那雨雾之中,却是恍然间出现了几个身影,模糊不清,但陆暮酒却能感觉到他们正对着自己清浅一笑。

“阿酒……我们回来了!”

随着这一句话不知惊扰她多少美梦的话透过雨雾轻轻传来,陆暮酒眼中却是却是早已经泪如泉涌,流不尽的相思与情长。

她愣愣的望着那道道熟悉的身影,手中的油纸伞不知何时离开了手心,摔落在湿润的青石板上,迎着丝丝冰凉的雨水,陆暮酒用力的点了点头,仿若用尽一生的承诺,“欢迎回来……”。

烟雨依旧,整个扬州城在雨雾的缭绕下显得各位缥缈,如梦如幻,在这梦幻交错之中,陆暮酒再次踏过长街,身后却是多了几个人儿的相随,仿佛往昔的回忆……

酒楼之内,一阵冰凉的春风吹过,带起丝丝春雨,低落在小二熟睡的面容之上,将他从梦中惊醒。

小二顿时被春雨冷了一个激灵,起身看向店外,窗台上的窗户不知何时被春风轻轻吹开,使得一些细雨可以随之飘落进来,小二轻轻上前,将窗户掩上,回头间,却是看见了陆暮酒不知何时趴在酒桌之上沉沉入睡。

熟睡的脸颊之上不时绽放出一个绝美的笑容,小二见状,却是轻轻摇了摇头,看着门外雨雾弥漫的长街,低叹一声道,“江湖路远,唯今朝好梦依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