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神之领域

小说:铸魔碑作者:风衍七绝更新时间:2019-05-19 20:54字数:134889

  “叶公子不必心怀芥蒂,稍后我雪神宫与白雪神殿会为公子奉上十方神璧,作为请公子出手的报酬,还请公子收下。”   慕飞儿浅笑,命人取来神璧,置于神殿中央。

  叶枫面色稍缓,这神璧内蕴含了庞大的精气,可助人修行,叶枫修行岁月不足,在境界之上差了很多,可借此物弥补,迅速攀升修为,不是无偿出手,心里多少平衡了些。

  之后,三人交流了一些修炼经验以及小秘境相关细节,三人定下半月后前往王城之外,亲临小秘境,做一番探查。

  慕飞儿带人离去,叶枫了无牵挂,便在白雪神宫住了下来,每日里或是持神璧修行,境界一日千里,或是四处遛狗,要么便与若曦切磋武技,演化诸般法门。

  若曦在凰鸟宝术上很有天赋,将之练至了深处,举手投足之间,王鸟威压天地,凰鸟神翼一出,可斩断一切。

  叶枫持宝术相迎,化身千万,时而若蛟龙腾空,时而似猛虎下山,沟通了天地,化作闪电鸟,一道电光,开天辟地,充满了威严。

  神殿坚固,有阵文在闪烁,大阵在复活,垂下道道精光,泯灭宝术。

  叶枫仰天长啸,以肉身相迎,锤炼己身,硬撼阵文,阵文明灭,威势压制在休门境界,这是神殿刻意所为,借此磨练弟子,助其修行。

  叶枫通体在发光,肉身璀璨,烙上了不灭印,万道精气垂下,被熔炼一炉,滋养己身,这套炼体之法号称无漏之体,神鬼莫测,具有大神通,充满了不凡。

  若曦咋舌,这宗秘术很恐怖,不曾听闻,却声势非凡,可肉身成圣,与宝术硬撼,生猛得一塌糊涂,漂亮的大眼睛里充满了不可思议,想到了很远,看到了一角未来,叶枫仅凭借肉身,打遍九天十地,纵横四野。

  大殿内,无尽光在垂下,淹没了这里,叶枫怒吼,冲天而起,一拳轰出,肉身都在震颤,发出了道鸣,大片的光在磨灭,露出了通天神柱上刻画的阵图,大殿隆隆轰鸣,阵图在复活,充满了震怒,电闪雷鸣,恐怖的光羽在飞舞,地上的青石在迅速湮灭,若曦小嘴微张,眼里有些慌乱,不曾见过这种光景,从没见到护殿神阵彻底复活,那是先辈大能烙印下的法阵,虽然被压制,却依旧不可敌,等若少年至尊在出手,跨越了时间在一战。

  若曦焦急,有些担忧,神殿内,叶枫眸光清亮,沐浴雷电而行,双手撑开,上衣寸寸崩碎,露出晶莹的宝体,其中有神光在流转,抵住了压迫,承受雷火,嗡嗡轰鸣,淬炼己身,同时,叶枫双眸中符文在转动,在火光中感悟诸般法。

  神殿轰鸣,阵文彻底复活,恐怖的力量在滚动,无尽的雷火焚尽一切,错非通天神柱以神材浇筑,又得大能以神火锤炼,早已不堪重负,崩碎炸毁。

  叶枫在电光火海中前行,炉养万法,在感悟,升华,朱雀,青龙,梼杌,饕餮,九头狮,无上生灵,在火海中翻滚,打出了至强一击,冲破了天地的束缚,而后崩裂,归于虚无。

  一路摸索着前进,叶枫感悟颇多,得到了很多启迪,对比裂天四式,身与心在升华,最后,一声轰鸣,叶枫双手划动,展开了惊天一击,那不属于任何一法,是叶枫自己的感悟,于这一击中呈现,虽距离神术差了很远,却超出了以往使用的法,与己身契合,不朽不灭。

  阵文发生大震动,在迅速龟裂,暗淡了下去。大能非至尊,并非无敌,踏足不了神的领域,被叶枫击溃,成为了过去。

  大殿归于平静,通天神殿上铭文依旧,之前的阵文是一种假象,那是大能留下的一缕气息,随踏足殿内修士修为而变,受到了压制,而今还原本相,为烙印在神柱上的铭文,玄奥难明,深奥无比。

  叶枫立身在神殿中间,闭着眼睛,默默地感悟,消化着此番试炼的成果。   神之领域并非不可涉足。

  叶枫得出了结论,受到了大震动,之前他祭出了惊天一击,由万族大术演化而来,超出了其他法很多,窥得了一丝门径。

  体内开门,休门两道石门轰鸣,在震动,在开门境,那道石门被叶枫祭炼到极境,金光四溢,符文密密麻麻,凝练到极致,恍如实质,多出了一缕神韵。

  而今,屹立在第二个境界,休门境,叶枫得到启发,继续祭炼石门,愈发感觉不同。

  一般而言,石门是开启人体宝藏的门户,不需祭炼完整,便可开启下一个境界,成为更高深的修炼者,而今,叶枫感觉蹊跷,与修士连番大战,很少有人如他这般将石门凝练到极致,成为对敌手段,直接祭出,向对方轰砸出去,一般只是稍加锤炼,等体内幽绝日渐雄浑,便冲击下一境界。

  或许,这就是神之领域,叶枫结合之前感悟,做出猜测,他有一种感觉,只要修为圆满,将第二座石门凝练到极致,自己便有望冲击神之领域。   叶枫心下激动,呆立在神殿中,呵呵傻笑。   “喂,你这家伙,不会真的被雷劈傻了吧。”

  若曦小心翼翼地上前,轻轻拍打他的肩膀,关心的问道。   “姐姐,姐姐,我要抱抱。”

  叶枫呵呵傻笑,反身一个熊抱,将若曦完美的娇躯紧紧勒紧在怀里,双手不安分地游动,占尽便宜。   “啊!”

  若曦惊叫,全身僵硬,被他搂在怀中,一阵酥软,贝齿轻咬,气得浑身发抖,这家伙装傻充楞也就算了,竟然敢乘机占便宜,一双手不知摸向了哪里。

  叶枫心里乐开了花,早前被若曦算计的那口恶气总算吐了出来,别提有多开心。   “啊!”

  一声惨叫,震耳欲聋,在大殿内回荡。一个小巧的巴掌印在脸上清晰可见,叶枫吐血倒飞,一头撞在坚硬的石柱上,口吐白沫,直接昏死过去。

  若曦娇躯微颤,雪白的长裙炽焰缭绕,一只小巧的凰鸟翩飞起舞,围着她轻转。

  望着叶枫那张可恶的脸,若曦俏脸通红,一丝愠怒在脸上,恨恨地跺了跺小脚,转身愤然离去。

  其后数天,叶枫在白雪宫溜达,处处遭人白眼,郁闷不已。小不点不知跑到了哪里,叶枫无聊,便四处闲逛,却不知为何,一直迷路,会不小心跑到女弟子住处,而后被武力驱赶。   “你们对待客人真是太无礼了!”

  叶枫抗议,被一众女弟子乱棍丢出别院,却也不以为意,起身拍拍屁股,乐呵乐呵转身离去。

  神宫前,那十方神璧被叶枫用去了大半,他修炼时间太短,又曾经在沉眠中浪费了三年,境界太浅,比之大陆上,浩瀚的天才差了很远,而今,不得不借助外力,奋力追赶。

  慕飞儿给叶枫准备的神璧刚好,足够他突破到九重天,叶枫用去了大半,却一直在压制,没有突破,一直稳定在六重天的境界,欲厚积而薄发,他日一举突破至高深境界。

  晚上,叶枫直接趴在神璧上睡觉,口水泗流,模样令人发指。

  有时,叶枫一个人偷偷摸摸跑到廊檐回壁那里,盯着那一千二百颗闪闪发亮的夜明珠流口水,盘算着怎样敲打下来,打包带走。

  这日,叶枫又神不知鬼不觉走入了**,这是一片禁忌之地,纵是神殿弟子,亦不得轻易入内。   “若曦这丫头跑哪儿去了?”

  叶枫探头探脑,好奇地四下张望,之前没有到过这里,一切都很惊奇。

  之前远远望见若曦走进了这里,虽看不真切,应该是这里没错。四下无人,叶枫也不在躲藏,大大咧咧在行宫里散步,这是一座别致的宫殿,清新脱俗,简洁干练,像是女子的闺房,大殿内点燃者熏香,异香绕梁。

  叶枫四处逛着,看见了一些妆台,以及一些寻常的生活用品。另一间房间内有一座伏案,上面摆放着一些乐器,墙上悬挂着一副画。

  画上一名温婉少女脸上挂着俏皮的笑容,漂亮的大眼睛若秋水一般清澈透亮,露出醉人的笑靥。   叶枫轻笑,这画中不是别人,正是可爱的若曦。

  “这么一看,这丫头还是挺漂亮的。”叶枫小声嘀咕,瓮里瓮气,看得有些痴了,而后惊醒,连呸三声,暗忖,这丫头太会惹麻烦,怎么可能跟可爱搭上边,一定是自己看错了。

  悠扬的笛声传来,柔声似水,**悱恻,有一种悲伤在里面。叶枫惊讶,被笛声所吸引,感到一股悲意,堵在心里。

  一处别致的花苑,一汪池水碧波荡漾,一名美丽的女子白衣如雪,坐在水边,一管玉笛横在面前,朱唇轻启,动听的旋律便飘在了天边,令人痴醉,诉尽了悲凉。

  “天路遥,人世远,凝眸处沧海桑田。为谁痛哭,为谁笑言,任时光凋尽朱颜。”

  “哪个出将入相,哪个成佛登仙,到头来或为黄土,或为青烟,且去室外垂钓,手有青青竹竿,莫问卿卿何处,回头又是人间。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