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半夜打搅

小说:农妆作者:纯洁玉女小诗更新时间:2019-05-19 20:49字数:337681

离天子寿诞还有五天时间,宋瑶和尉迟轩和其他民间选手又一起进了宫,据说这次是彩排呢。

节目的顺序是由宫里的内务总管安排的,加上皇亲国戚各自准备的神秘节目,一共有七十二个,宋瑶他们被排在第二十四。

等前面二十三组排演完毕后,宋瑶和尉迟轩才上台预演,舞台还未完全搭建好,所以比较乱和简陋。

演完一遍,下面两个年级大的老太监呢呢喃喃的念叨了几十句,才让宋瑶他们下台。要不是为了尉迟轩的前程,宋瑶真的不想再干下去了,这实在是太受罪了。

和上次初选时一样,就算排演完了也不能直接走人,要等所有人排演完了才能走。

宋瑶和尉迟轩只能默默地蹲在一旁,祈求快点排演完。

但不想中途,秋罗刹和蓝瑾华还有太子和四皇子来了,他们刚进月亮拱门宋瑶就发现了,她便立刻拉着尉迟轩躲到了一堆杂物后面。

原来这次天子寿宴中秋罗刹要表演胡旋舞,好巧不巧的是,秋罗刹的节目正好安排在了二十三号,宋瑶不由腮帮鼓起,一脸的不爽。

秋罗刹正在台上和十几个穿黄蓝色露脐舞裙的女子排练舞蹈,趁着这个空档,蓝瑾华扫视一圈周围,竟然没看见宋瑶和尉迟轩的身影。

太子发现他在找人,笑着问道,“瑾华在看什么?”

蓝瑾华淡笑。否认道,“就是想看看还有多少工程没有完工,离寿宴只有五天时间了。”

听了这些话。太子甚感安慰,微笑点头道,“瑾华尽管放心,张总管说剩下的三天内就可以完工了,三天后不是还有第二次排演吗?到时候你我再来巡查一次。”

蓝瑾华颔首应下,心里却在想着宋瑶他们该不会是放弃演出了吧?

直到蓝瑾华和秋罗刹等人走后,宋瑶才和尉迟轩走出来。又等了三个多小时总算是排演完了,然后内务总管训了几句话后。便由小公公领着他们出宫。

三天后第二次排演,而这次蓝瑾华似乎早就料到宋瑶会想避开自己,所以在宋瑶他们还没进宫前,他和太子就到了。

当宋瑶看见蓝瑾华和太子正站在台下说着什么时。她心里只有一句粗话,法克!

更令宋瑶气愤的是,排演开始他和太子也没打算走,宋瑶和尉迟轩大眼瞪小眼,一脸的无语。

轮到他们时,公公叫了几次,宋瑶才懒懒的应了一声,然后拉着尉迟轩,硬着头皮开始排演。

宋瑶他们排演期间。太子夸张的笑声一阵一阵的传来,宋瑶却并没有为此感到高兴,而是心里七上八下的十分忐忑。

过后。宋瑶他们下台时,太子竟然忍不住连连鼓掌,还让公公把宋瑶和尉迟轩叫到了面前。

宋瑶感觉再也不会爱了,她现在只想仰望四十五度角,然后闭着眼睛泪流满面,问苍天。敢不敢让她做个安静的演员?

太子识出宋瑶和尉迟轩,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宋瑶。笑道,“不知道宋姑娘的创意是怎么想到的?”

宋瑶耷拉着脑袋,死气沉沉回道,“我家乡那边很多这样的表演。”

“哦?”太子立刻来了兴趣,“不知宋姑娘的家乡是…”他虽然知道她曾是蓝瑾华的妾,也知道她是被蓝瑾华一纸休书赶出蓝公府的,但对宋瑶本人他根本不了解。

“在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遥远到也许连神仙都无法抵达,宋瑶是这样想的。

“哈哈,宋姑娘,天大之大,莫非王土,这再远的地方我也能知道。”太子道。

蓝瑾华目光深沉,若有所思的看着宋瑶。

宋瑶心里暗骂一句蠢蛋!嘴里却道,“云梦泽。”

“哈哈哈,原来不过是云梦泽。”太子不以为然道。

蓝瑾华露出深思不解的目光,宋瑶这反复无常的回答到底是怎么回事?

又说了几句话后,宋瑶便借口说自己肚子不舒服然后就拖着尉迟轩灰溜溜的走了。

晚上回到家,宋瑶泡完澡就和卫红一起躺在床上敷面膜,对此尉迟轩已经是见怪不怪了,不过第一次看见宋瑶她们这样时,吓了他一跳,差点都要吓晕过去了。

敷完面膜宋瑶便准备睡觉,去外面倒水的卫红却忽然走进屋里道,“姐姐,侯爷来了。”

宋瑶忽的坐起来,大声质问道,“这么晚了,他来干什么?”

卫红摇头,宋瑶想了想,道,“你去跟他说,我今天拉肚子了,拉得四肢发软早就睡下了,怎么叫也叫不醒。快去!”

卫红一脸为难,虽说宋瑶与蓝瑾华夫妻缘分已尽,可是一个女子也不能这么不顾忌形象啊。

宋瑶使劲朝她挤眼色,无奈,卫红只能转身出去传话,不过她并没有依照宋瑶的原话说,而是经过了一番修饰。

卫红一出去宋瑶就躺下了,就要沉睡过去时卫红跑进来说,“侯爷说无论如何都要姐姐你过去,不然他就让人强行破门而入。”

擦!宋瑶像个不倒翁一样坐起来道,“马丹!他这么霸道他爸妈知道不?皇上知道不?”

卫红无奈叹气,宋瑶长吐口气后只能起床披衣,来到大门前,道,“侯爷,三更半夜的不睡觉,你想闹哪样?”

现在对蓝瑾华,她反正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所以话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开门!”蓝瑾华冰冷的声音传进来,冷得宋瑶都打了个激灵。

宋瑶咽了咽口水,一口回道,“不开!”

门外的人不由得迟疑了一下,她竟然敢说不开?语气还那么坚决肯定!?蓝瑾华顿时觉得自己高贵的自尊受到了挑战。

“来人,给我直接把这扇破门撞了!”

宋瑶一听,立刻慌了,慌忙道,“侯爷!别!咱有话好好说!不干那些粗鲁人的事哈~”一边说一边麻利的开门。

门开了,看着外面一脸冰铁般的蓝瑾华,宋瑶不自在的咳了咳,道,“侯爷,有什么事明天说不可以吗?非得这样三更半夜的,搞得像通\奸一样!”

蓝瑾华眼睛微眯,不屑道,“通\奸?和你?”

宋瑶却根本不在乎他语气上的轻蔑,轻扬下颌,一脸难道不是的样子看着他道,“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强逼着我开门!”

蓝瑾华不自在的咳嗽一声,道,“你少给我贫嘴,我问你,上次我叫你不准开门店经商的事,你考虑好了吗?”

马丹!就为了这件事三更半夜的跑来问她?他是脑子进水了是不是?而且这里离蓝公府坐马车也要一个时辰呢。

宋瑶毫无形象的扶在门上,道,“啊,侯爷不说我都忘记这件事了,最近忙着排练节目,还没时间想呢。”

蓝瑾华直勾勾的眼神看着她,她别扭的瘪瘪嘴道,“怎么了?我反应慢难道侯爷不知道?”

蓝瑾华不语,但锐利的目光一直不离她。

宋瑶被看得实在受不了了,只能立正站好,垂下眼帘,一副安静贤淑的样子,轻声细语道,“回侯爷,民女暂未考虑清楚,还请侯爷多宽容十天半个月容我仔细想想。”

蓝瑾华点头,“嗯,夜深了,你早点休息吧。我走了。”

“民女恭送侯爷,侯爷请慢走。”话虽然这样说,但其实宋瑶根本是站在原地动都没动,就欠了欠身。

蓝瑾华前脚刚上马车,宋瑶就把大门关上了,坐在马车里的蓝瑾华不由扶额,暗想宋瑶这是有多不待见自己啊!突然,他不由非常想念以前那个每次看见他就一脸期待的宋瑶,直到现在他都有些不敢相信,宋瑶真的对他毫无感觉了吗?

两天后,天子寿诞,因为节目都是安排在晚上,所以对于白天时皇宫到底有多热闹她不得而知。她是傍晚时分才在官府集合,然后由公公领着所有人一起进宫的。

等宋瑶他们进到宫里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耳边传来远处袅袅的丝竹声,而所经之地也都挂满了红色的灯笼,每个灯笼上都有一个寿字,笔墨苍劲有力,看起来喜庆极了。

公公一路带着宋瑶他们到达后台化妆的房间里,今天尉迟轩被调到宫内西门值班,所以这个时候还没赶来,宋瑶只希望尉迟轩不要迟到才好,不然一切就前功尽弃了。要是再有小人作梗,说不定还会落个罪名呢。

因为表演需要,宋瑶只需换上一套粗布麻衣就可以了,抄袭的是赵本山老师的《就差钱》,为了让这群古代人也能看懂,宋瑶是特意做出了相应的改变的,包括一些台词啊,情节啊。

宋瑶估计老皇帝应该还在和他的群臣用晚宴,所以节目一直还未开始。

半个时辰后,一个拿拂尘的小公公急色匆匆的跑进来道,“一号,一号,快准备上台了~二号,三号也快做好准备~”

宋瑶望着铜镜里的自己,不禁有些心急了,表哥,你怎么还不来啊~你不会放我鸽子吧?!千万不要啊,我虽然是穿越女,可是老天没给我金手指,我一个人可顶不了俩啊?!

想到这里,宋瑶不由双手合掌,紧闭眼睛,心里不停地祈祷尉迟轩快点来吧!

那么最后,尉迟轩到底来了没有呢?如果没来,宋瑶又该如何去做呢?(未完待续)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