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

小说:旷世之蝶作者:demon倾世更新时间:2019-05-21 17:10字数:248277

“你身为驸马怎么敢背着公主来这烟花之地,别人也就罢了,怎么偏是这如眉?”卫成翔打累了站一旁指责。忽然见围过来一些人看热闹,脸上挂不住甩甩手就走了,宁凯旋在这好不尴尬,也打算走,却见那柳美凤一直跪在地上不起来,于心不忍,便说:“你跟我走,去公主府,说明一切,怎么发落全凭公主了。”宁凯旋并不想淌这趟浑水,不过看着柳美凤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公主府内,智灵一晚上没有睡好,心恨宁凯旋不跟着安慰却径自回了府,又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不免伤感。忽听驸马来到心下大喜,却不料看见那翡翠楼的老妈子一起来,心里又不爽便说:“说倒底是为了那贱人来的。”

宁凯旋无奈看向柳美凤,她跪倒在智灵面前:“人的勾当,当日驸马与王爷确实只为喝酒看舞,小妇人安排的陪酒姑娘也被两位斥责了出去。驸马与王爷只是同小女探讨诗词,并无它举啊!”

“驸马自是清白之人,只是本宫不能轻纵了你们!这样吧!若如你所说柳如眉果真清白,就给驸马纳了做妾吧!”智灵试探的说道。

“不行,公主若如此,你我便再无情份了!你知我并不是那种人,却又如何逼我至此!只是那柳如眉曾救过宁跃,若不是他央求我来,我必不会来说这个情。”宁凯旋知道智灵是试探,要是同意了想必那柳如眉就危险了,好在宁凯旋是女的,女人心思她是懂的。

智灵心头一喜,她自是喜欢听这忠贞不无的话,又听说是宁跃的缘故便已经彻底没了气,便借坡下驴:“既然如此,本宫就卖个面子给二公子,去把人带回吧!”那柳美凤自是千恩万谢小跑着就出去了。

宁凯旋不曾想此番这么顺利,好声安慰了几句后哄得智灵睡下,焦急等待一个多小时后,偷摸打扮成她的江子来到公主府接替她,而她又无家可归了。幸得宁跃提醒,大卫科举那会儿安置江氏兄弟买的宅子还空着,她便住到了那里。这宅子不算大,却也什么都不缺,安排上几十个人也算像模像样了,最重要的是隐蔽,她把江氏

几人坐下闲聊诗词,曹立格外活跃,宁凯旋插不上嘴,只好一边喝茶,柳如眉也难得遇上诗词好的,一时也兴奋起来,更重要的是想展示自己的文采给“驸马”,约莫过了两个小时宁凯旋闲的有些困,就躺到柳如眉的榻上休息,而柳如眉见她没有几句话也顿时没了兴致,见她休息就想去伺候,就在此时外面柳美凤来外厅不见有人,以为宁凯旋和曹立已经走了,就说有个文采不错的公子要来见,柳如眉推脱,却无奈柳美凤喜欢那公子非要她见见,她也只好从命,

“城主,您得给我做主,那江心总拿我取笑。”程桂兰满脸委屈,不过但叫人看这张大黑脸实在不像是别人欺负了她。

宁凯旋笑着说:”你又不是打不过他,怎么还能叫他欺负了?“

“他总说自己是公子的身边的人,虽无官职,却就是那御前行走的将军。”程桂兰越发的委屈。

宁凯旋不用想就知道江心是怎么欺负人的,程桂兰长的丑,这点总是会让人当笑话看,便说:“你不用恼,他不过就是个家丁,随你打,你若下不了手,就带你这位韩大哥去,想必他也乖乖的赔礼道歉。”

程桂兰只顾自己诉苦却没看见宁凯旋身边还站着一个人,抬头一看,这一看不要紧却死死的盯着他,韩文青有些不自在的避开她的目光说:“姑娘只管带路,凡是城主的吩咐,韩某无不从命。”

“不,不,不用了……。谢谢韩大哥,城,城主,我回去了。“程桂兰的脸已经成了黑红颜色,也没施礼掉头跑了出去。

“你去看看吧!若他们打了起来,江心势必要吃亏的,你去管管那个嘴巴不饶人的小子。“宁凯旋摆摆手打发韩文青出去,韩文青似有话要说,却硬生生的咽了下去,随后出了门。

宁凯旋此时已经疲惫异常,被魏雅关在密室的这几天不过就是故作镇定,其实她也是害怕万一魏雅痛下杀手,她就真的回不去了。她就不明白,魏雅为什么非要留在这个落后的古代,就算她吃喝不愁,却没有高科技,叫人如何生活的下去,或许她在这里二十年,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可是宁凯旋却没有,她是不可能适应的,即使给她再多的钱,她也还是想回去,因为在现代她有自己的事业,她不缺钱,或许这就是人与人的差异,魏雅没钱,她贪图这里的金钱不想回去,而自己呢?她自己都不明白是因为什么回不去。

此时,程桂兰怀着心事并没有心思去找江心理论,而江心却无聊至极来闹她,此时韩文青却出现了,对着江心说:“你就知道欺负人,城主让我来教训你。”

“教训,你称什么?城主?我们称什么?公子。你伤过公子的帐还没跟你算呢,你这自己不去忏悔,还来管什么闲事。“江心跟程桂兰不过就是闹着玩,这见了韩文青确实是恼了。

“你打的过我,我再跟你理论!“韩文青不怎么会拐弯抹角,他喜欢真刀真枪的来。

“韩大哥,城主也是玩笑话,你别当真,还是罢了。“程桂兰见此时有人护着心情大好,却还有些少女的娇羞,当然,这表情并不好看。

“他想罢了,我还不想,看剑!“江心此时剑已出鞘,韩文青不示弱,两人便打了起来。程桂兰见拦不住,只站在一旁欣赏,她不用剑,却也是高手,如果真到了危险的时候她会出手阻拦。但却见韩文青并不真心与江心过招,处处避让,而且让的让人以为他就这样的水平,如果不是武功高手是看不出来的。

两人打了一百多个回合,眼看太阳就要下山了还不收手,程桂兰已经饿的肚子咕咕叫,再看两人也已经大汗淋漓,却没有一方想要停下,她也没叫停一直欣赏韩文青的身姿,直到宁跃找宁凯旋路过才制止了二人说:“你们倒是不嫌害臊,为了一女子动上手了,想必明儿全府里就会传遍了。”

两人收了手谁都不搭理谁,韩文青更是冷着脸走开没理会任何人。程贵兰想追上去却有碍于自己的身份,她再丑也终究是个女的。韩文青没有再去找宁凯旋,只是一个人在花园里逛,逛到假山旁边却见柳如眉也在那转身就想跑,结果柳如眉一声娇喝:“站住!”

韩文青本是觉得愧对于她,便站住不动道:“姑娘有何指教?”

“你别以为我不认得你,不过,以前的事情我不想计较,毕竟我不爱他。”柳如眉浅笑着看向韩文青。

韩文青以为自己会受一顿责骂,即使这样也忍了,因为这是他杀的最无辜的人,却没想到这个人悲哀并不是被做了替罪羊,而是自己深爱的女人却不在乎他的死活。韩文青心里打了个寒颤说:“当初若不是他你或许也死了。”

“他是为别人而死,你我都各得其所,我们就装作不认识罢了。”柳如眉体态优美,活脱儿的一个大美人,在韩文青看来却真是个蛇蝎心肠的人,他点了点头,柳如眉这才远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